返回

她是无辜的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九十六章第(1/2)页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她哭得鼻尖发酸,酸得眼睛都在发疼,打过他一记耳光的掌心还麻着。知道真相后,她明目张胆躲避他、抗拒他、远离他,不仅是自己有多恨他,更多的是惧怕他,怕他对她的伤害还未停止。

    他对她的好只是补偿,无济于事的补偿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你有多了解我,你以为你只要对我好一点,给我钱给我送生日礼物,还时不时跑出来装深情就可以抵消一切吗?”她无力地沿着墙壁蹲下去,双腿虚软,她又打他了。

    陆衍之的后牙磨着口腔里的软肉,落下的碎发掩住了他的双眼,除了被打脸后的耳鸣,只听见她压抑得细碎的哭声。

    原来,他自以为是的关心和补偿不过徒增她的压力。

    她一直误会他对她还有恶意。

    看到那个男人吻上她的额头,一股火猛然冲上他的脑袋。

    那时的他,为什么没有控制住自己的情绪?看吧,现在又把她逼到了这种地步。

    说到底,他还是没有顾虑到她的感受。

    他蹲下,想伸手给她拭掉眼泪,她反应极快就拍掉他的手。

    “别碰我!”她恶狠狠瞪着他,就像一只即将被杀掉的士兵,临死前还要保住自己最后的尊严。

    “我当年是疯了才会喜欢你,我肯定是疯了……”她低头盯着自己的鞋尖喃喃自语,“这次,你还想用什么手段来阻止我和张恺书的交往,你说啊!”

    别用这种眼神看我。

    他好想对她这么说,可是,他又有什么资格?在她心里,他的人格早已大幅贬值。

    终于,他不用吹灰之力就把她赶得远远的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陆衍之的眉眼不再神采奕奕,瞳孔蒙上了一层淡灰,却怎么都抹不掉。

    “别哭了。”别因为他这种人渣哭泣了。

    她不看他,把脸埋在膝盖间,漫天的心酸像雪花积在心头,越来越厚。

    “别哭了。”

    他不会哄人,更不会哄女人,而且对方是冯惠然,那个以前经常缠着他,无论他给多少冷眼都笑嘻嘻的冯惠然。

    他说不出甜言蜜语,在商场上练就的流利口才在她面前都废了。

    “我、我不该无缘无故来质问你,我只是……”他不想说自己是担心她被人骗,也不想说自己看不惯别的男人可以吻她,他深吸一口冷气,又长叹出来,对她,他手足无措。

    “再哭,妆都花了。”听到他的话,冯惠然果然停止了哭泣。

    因为今天穿着高跟鞋,她蹲着就不好受,一回来就被这男人逼到角落,一股气无处发泄之余,还要忍受高跟鞋的折磨,现在他还来这么一句,她实在——无话可说。

    她重新站起来,脸上全是眼泪的痕迹,鼻子也红红的,两脚更是痛得发麻,走一步都痛得她不得不紧咬牙关。

    陆衍之敏锐观察到她走路的异样,正想扶住她,手又被她撇开了。

    两边的电梯都在中高楼层上上下下,就不下来一楼,冯惠然狂按按钮,一肚子气无处可发。

    见她转身要走,他问:“你又去哪?”

    “走楼梯。”

    他冷笑,瞥了一眼那磨得破皮的脚踝:“就你这脚,还怎么走?”

    他知道她倔,有时还倔得没道理,比如现在。

    “脚是我的,痛死就算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沉重而有规律的步伐踏过一层层阶梯,男人的略喘的呼吸声和脚步声交杂间点亮了声控灯,响彻空旷的楼梯。

    冯惠然侧过脸贴在男人宽阔结实的背上,静静感受其中的厚实和温热。

    她住在十六楼,这男人竟然二话不说就背起她,从一楼一步步爬上来。

    爬到八楼时,感觉背后没
>>>>点击阅读本站爱爱小说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