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倾城倾国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4章51至第4章61第(1/4)页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倾城倾国第4章51

    辽呆子孔有德竟然被点为先锋大将!

    登州大哗。上至登州府、蓬莱县的知府、知县各官,陆师水师各营营官,下至商民儒生贩夫走卒尽都议论纷纷,惊诧之后转为一片讪笑,准备着瞧好戏。

    自从孙巡抚率领八千辽丁来登州驻防以后,家乡沦于金鞑、死里逃生的许多辽东难民也因之投亲靠友,大批来到登州,有数万之多。他们久在北地吃苦耐劳,各个身高力强,既憨厚又剽悍豪爽,与当地浓厚的商人气息自是格格不入,加上他们什么活计都肯干匠人、伙计、杂役、堂倌、老妈,直至扫街、背水、担粪,既夺了本地人的饭碗,还被本地人讥为下贱。一年多来,不是辽民吃亏上当,受本地人的蒙骗欺侮,就是本地人吃辽民痛打,甚至砸铺面、烧房子,大小官司无日不有。驻防的辽东营兵自然也成了登州人嘲弄鄙视的目标。

    登州镇各营至少行动上一直不曾介入这类争端,这是因为总兵张可大的管束和巡抚孙元化在军中的威望。可是孙巡抚这样点先锋大将,一下子就使强制隐蔽的登州营与辽东营的紧张关系突然升温,公开化了。在等候海风转向的三天里,双方不断发生冲突,由相骂转为斗殴,终于闹出了昨晚的恶作剧,造成严重后果。

    孔有德匆匆从城外回到他的游击署。他一直虎着脸,被人称为“巨目”的眼睛瞪得很大,布满血丝,大嘴阴沉沉地紧闭着,使得紧随其后的李九成、李应元父子和中军、侍从亲兵们都不敢发话。

    他在前厅像笼中猛虎似的大步磨了几圈,突然举起醋钵大的拳头往茶几上一砸,吼骂出声“他奶奶的!看老子不扒了他的皮!”

    茶几垮了,碎木片四处飞迸。

    被点为先锋大将,是他生平第一回。帅爷拨给他前、右两营共三千兵,是他此生领过的最多人马。当此重任,他极为振奋,立刻将三千官兵集中在濒海的西校场,日夜操炮练船,演习水战队形。万事俱备,只待南风。

    昨夜二更北风停息,三更南风渐起。一直焦急巴望着的孔有德满心欢喜,准备次日启锚。不料四更时分,一声拖得长长的刺耳尖啸从北面飞来,直飞到西校场上空,随后又是两声震耳的鸟铳轰鸣。久在辽东的官兵听出尖啸是金鞑用来发攻击令的响箭,只道鞑兵偷袭,全营立刻起而应战,刹那间佛朗机、鸟铳伴着喊杀声,惊天动地。杀出营区,却一场空,海上没有帆影,营外不见人影!白白耗费许多火药铳子,最可恨的是黑暗难辨,发生误伤十数起,其中两人伤势很重,性命难保……

    李九成那黑瞳仁很小的眼睛不住转动,看着孔有德的脸色说“定是登州营干的!他们气不过点你做先锋大将!”

    李应元是先锋手下的营官,更加年轻气盛“孔叔,不能忍下这口气!……我看多半是吕烈那坏小子……”

    孔有德摇头。

    李九成道“那么,定是陈良谟!他为西门炮炸的事受帅爷申斥,降了两级,心怀不满!”

    见孔有德默认,李应元跳起来“走!孔叔,找帅爷告他一状,非要这小子挨上一百军棍不可!”

    孔有德反倒一屁股坐下,只不出声。李九成见状,转向儿子“眼下大战在即,帅爷岂肯准状?无非做和事佬,反倒教人知道咱们吃了亏,笑掉大牙!”

    李应元狠狠地一拍大腿“那就吃哑巴亏?……”

    门外一声接一声地喊叫着“大人!”两名游击署内使卒,进门就撇下踩扁的菜篮,跪在孔有德面前连连叩头“大人!大人!替小的做主!”

    菜篮里蔬菜鲜肉上糊满泥土,还有酱碗和酒坛的碎片,两人衣衫扯烂了,脸上、手臂上有一道道血红的鞭痕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孔有德问,显得心平气和了些。

    两名内使卒,一
>>>>点击阅读本站爱爱小说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